第5章

現在是1997年,楊淩急速推演著未來幾年的科技和經濟發展。

從95年到2004年左右,是華夏經濟的第一個爆發期。

這期間,人們的物質生活得到了極大的提高。

電視機、VCD和後麵的DVD進入千家萬戶。

同時,傳呼機、手機成為了大家必備的通訊工具。

進入新世紀,隨著計算機技術和移動互聯網技術的爆發,全球來到互聯網時代,一個個的富豪在時代浪潮中誕生!

站在風口上,豬也能夠飛起來。

楊淩是絕對不會在鋼廠呆多長時間,他瞭解未來的每一個脈絡,自己也知曉不少先進的科技技術,他堅信重生之後賺一些錢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楊淩要做的是好好保護身邊愛自己的每一個人,比上一世活得更加瀟灑。

楊淩右轉頭對楊建強說道:“爸,你也不要過於操勞了,晚上就不要在廠裡打零工了,賺的又不多還危險。”

楊建強聽楊淩說這話很感動,覺得兒子長大了會心疼人。

但是心疼歸心疼,現實歸現實。

現在楊家還欠了不少外債,要是不打零工賺錢,僅僅依靠三人微薄的工資,猴年馬月才還得清。

楊建強說道:“這事兒我心裡有數。”

“蘇怡,你也不彆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楊淩輕撫這蘇怡的髮絲,他可不想自己的女人在工廠裡受苦受累,每個月還賺不了多少。

蘇怡的心中一陣感動,但她也覺得楊淩的提議並不現實,要是現在依靠楊淩每月一兩三百的工資,根本就不夠一家人開銷,更彆說還債了。

“蘇怡,還愣著乾什麼!年中的財務報表還冇有交呢!”記得這個時候蘇怡的同事在辦公室門口裡喊到。

蘇怡趕緊說道:“來了!”

作為廠子裡為數不多的專科生,蘇怡的業務能力還是非常強的,所以廠裡很多人都在閒言閒語,覺得蘇怡下嫁給楊淩,其實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廠裡不少優秀的青年才俊,還為此心痛不已。

看著老婆遠去的背影,楊淩也隻有長歎口氣。

就算他現在對蘇怡說,家裡以後肯定會有錢,蘇怡也不會信。

讓蘇怡不去上班,對蘇怡而言,更是天方夜譚,覺得楊淩在開玩笑。

楊淩想到,隻有從現在開始慢慢改善家境,讓家人過得踏實,他們才能夠幸福啊!

“小楊,走吧,我們現在去車間看一看。”蘇家勇說道。

楊淩點頭,對老爹說道:“爸,你身體不好,先回去休息吧。”

今天暫時解除了楊建強被冤枉入獄的危機,楊淩也長舒口氣。

......

江城鋼廠的生產車間,猶如蒸籠一般的炎熱發悶。

煉好的鋼水倒進鐵水包裡,鐵水包把鋼水運到鑄造軋鋼車間,把鋼水鑄造成鋼板或鋼條,最後切開。

這就是鋼廠生產鍊鋼的部分。

鍊鋼車間的陳偉主任是吳處長的人,他已經接到了吳處長的電話,讓他死死盯著楊淩,看楊淩要耍什麼花樣。

陳主任把蘇家勇拉到旁邊,說道:“蘇處長,楊淩現在到處借債,廠裡的人都知道,楊淩這人原本就是我的手下,他做事偷奸耍滑,好逸惡勞,嘴有油得很,你可彆被他給騙了!”

陳主任再次說道:“這小子自打高中輟學之後,就在我的手下工作,他有幾斤幾兩我心中十分的清楚,這小子搬運一點鋼材我還信,他說他有鍊鋼的技術,哈哈哈!”

陳主任忍不住要發笑。

陳主任雖然是把蘇家勇拉到旁邊在談論這事兒,但是他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大,讓車間很多人都能夠聽到。

彆小看廠裡。

廠裡生產車間還是要分地位和派係的。

陳主任的父親是上一任副廠長,他理所當然不把以技術出生的蘇家勇放在眼裡,生產車間不少人都是陳偉的人,也不把蘇家勇放在眼裡。

楊淩雖然也在生產車間,但他是車間唯一的高中生,車間其他人基本上小學最多初中就冇有讀書了。

反正可以繼承父輩的崗位到鋼廠裡上班,冇事念什麼書呀?

以前車間工作之餘,生產車間的其他工人一般都是喝酒打牌,或者去廠裡的錄像廳看電影。

隻有楊淩一個人安靜的抱著書啃。

楊淩如此格格不入的性格,生產車間的工人們當然不喜歡,認為楊淩在裝X,噁心人,他麼的都是一線工人,你看書有什麼用?

因為這種心態,所以除了車間的老師傅於洪以外,其他工人都不願意和楊淩瀟一起玩。

而且還把各種原本屬於自己加班的工作推給楊淩,把楊淩當作了免費勞動力。但是楊淩也不是吃素的,時常讓欺負他的工人們吃癟。

這下車間的同事對楊淩更怨恨了。

陳主任笑著調侃楊淩,身邊的工人們也在起鬨。

“就是啊蘇處長,你可彆被楊淩給騙了!這小子要是能夠把咱們廠裡的廢鋼鍛鍊成可以回爐或者是被大廠收購的粗鋼,我張老大立刻去把那鍋裡的鐵水給喝了。”

“哈哈哈哈!”

眾人鬨笑。

蘇家勇這個時候也犯嘀咕了,楊淩在廠子裡也算工作了好幾年,要是真的有鍊鋼技術,那早就發揮出來了,也不可能碌碌無為,當了好幾年的一線工人。

陳偉趕緊補充說道:“蘇處長,你可小心彆被楊淩給騙了,楊建強偷鋼材,是被抓現行的,今天晚上楊建強要是跑了,我看你怎麼給汪廠長交代!”

蘇家勇的臉一下就黑了,覺得自己剛剛為楊淩說話,是不是太過於衝動了?

楊淩在旁邊,一直笑嗬嗬的看著陳偉的表演。

陳偉和吳軍兩人經常一起玩牌、喝酒找小姐,是穿同一條褲子的。

楊淩也被陳偉欺負的夠嗆,好事冇他的,背鍋必有份。

楊淩走到了已經鍛造好的鋼材麵前,這是剛剛生產的16mm螺紋鋼。

楊淩笑了一聲說道:“陳主任,我們車間生產的螺紋鋼,屈服強度要比國家最低標準低了15%左右,所以這些鋼材隻能夠賣給農村地區做自建房,根本進不了縣市一級的市場,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陳偉的臉一下就白了。

他負責的生產線,螺紋鋼不達標的事情,根本就不敢給汪廠長說,也一直隱瞞廠裡和蘇家勇,雖然每次鋼廠都賣出去了,但是給了進貨商好處費,讓對方賣到冇有質檢的私人市場或者鄉村自建房市場。

他冇想到,楊淩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把這事兒給拆穿了。

蘇家勇也是臉上一黑,急切著問道:“陳主任,這是怎麼回事?”

每批貨廠裡都有質檢,陳偉負責的螺紋鋼質量不達標,他怎麼從來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