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張曉,林悅顏瞬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季霄雲和公司員工雖然住在一家酒店,但房間卻是隔開的,季霄雲所住的房間是酒店的總統套房,周圍還有很多保鏢守著,她一個喝醉酒的人,怎麼可能成功進入這個房間?

除非......是有人故意讓她進來。

而且對方還是季霄雲身邊信任的人,有把她帶進酒店房間的能力。

這個人,非張曉莫屬。

張曉是季霄雲身邊的助理秘書,因為以前救過季霄雲,所以很得季霄雲的信任,平時在公司也是作威作福的,壓榨公司員工幫她做事,買東西,甚至勒索員工給她送禮什麼的。

之前張曉想讓會計給自己做假賬報銷花費,被林悅顏揭穿了,所以被她懷恨在心。

怪不得昨天晚上,幾個跟張曉關係好的同事,拚命灌她酒,原來是計劃這個呢!

林悅顏抬起頭,問:“張小姐,你說我故意接近季先生的房間,想對他不利,可......據我所知,季先生的房間外圍有很多保鏢,我是怎麼進入房間的,為什麼他們都不攔著?”

張曉眉目間閃現出一絲慌亂,趕忙看向季霄雲解釋:“先生,昨天晚上我確實安排了保鏢在房間外保護您,但......由於時間太晚了,我怕打擾到您休息,就讓他們離開了一會兒。”

說著,她又恨恨地瞪了一眼林悅顏:“冇想到居然被這女人鑽了空子。”

林悅顏再度在心裡翻起了白眼——

【大姐,你說這話鬼才相信啊!】

【不就是上個月威脅會計給你報銷私人花費,被我發現了嗎?】

聽到林悅顏的心聲,季霄雲微微蹙起了眉。

張曉威脅?設計陷害?他的身邊居然還有這種人?

張曉繼續帶節奏:“先生,我早就看出來這個林悅顏有問題了,你還記不記得那一次,咱們去見客戶,站在馬路邊等車,這個林悅顏忽然衝出來,扯了先生一下......”

林悅顏簡直無語了。

她那是看到馬路不遠處有輛灑水車,就快開到季霄雲身邊了好吧?!

萬一司機不小心灑到季霄雲身上,又會被保鏢盤問威脅,問他是不是想刺殺了。

雖然他們家老闆是腦子有病,但是也不能把他當成傻子哄啊!

季霄雲斜斜地看了林悅顏一眼,心裡忍著怒氣。

這個女人,再敢說他腦子有病,他就當場把她掐死!

他收斂思緒,麵對著穿著製服的男人,沉默片刻,纔開口說:“這是一場誤會。”

張曉瞬間急了:“先生,林悅顏她這麼對你,你怎麼可以輕易放過她呢?”

下一刻,季霄雲卻臉色冷漠:“我與林悅顏什麼都冇發生,你在這裡帶節奏,是何居心?”

聽到季霄雲的話,林悅顏簡直想笑。

不愧是他們家總裁,被害妄想症人設不倒,連身邊的人都能懷疑。

隨後,卻聽季霄雲繃著臉色吩咐——

“從今天開始,解除張曉助理秘書的職位。”

“林悅顏。”

他喊出林悅顏的名字,猶豫了一下,才說:“你來頂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