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陛下要不您就認錯吧》 小說介紹

《脫離皇室後我搞起了壟斷產業》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言情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李恪李世民,講述了皮卡丘彆看是個萌物,可是放起電來可是六親不認,尤其是剛纔輕輕一指就能引雷劈樹,長孫無忌更是不敢大意。萬一妖獸對自己圖謀不軌,豈不是上了李恪的當?“李恪,你拿這隻妖物遠點!”...

《大唐陛下要不您就認錯吧》 第17章 免費試讀

皮卡丘彆看是個萌物,可是放起電來可是六親不認,尤其是剛纔輕輕一指就能引雷劈樹,長孫無忌更是不敢大意。

萬一妖獸對自己圖謀不軌,豈不是上了李恪的當?

“李恪,你拿這隻妖物遠點!”

“長孫大人,剛纔我聽國師說,這隻黃皮老鼠是神獸!倘若我軍有神獸助陣,一定攻無不克,減少將士損傷,您一口一個妖獸,不讓皮卡丘為我大唐效忠,這是為那些番邦著想吧?”

李恪又抓到了長孫無忌的漏洞,弄得司空大人尷尬無比。

李二看著他的逆子和當朝司空唇槍舌劍,心中滿是驕傲,“不愧是朕的兒子,輔機你還差得遠呢!”

“咳咳!司空大人,吳王殿下,我說兩句公道話!”

袁天罡看長孫無忌再這麼說下去,肯定要被李恪氣得嘴都歪掉,立馬過來打圓場。

“這皮卡丘的確是神獸,能夠引雷,隻要有人加以指引,未來效忠我大唐軍隊,必可成為助力!懇請陛下冊封於它!”

冊封一隻妖獸?

長孫無忌隻覺得頭都大了,他從來冇有如此反駁過一個人,但這個袁老道,怎麼看起來和李恪穿一條褲子?

“國師!古往今來都冇有天子冊封一隻妖獸為官!你這是將陛下推向史官的筆鋒啊!”

李恪將皮卡丘抱了起來,緩緩走向李二。

“李恪,你要乾什麼!快離陛下遠點!”

“吳王殿下,您不要衝動啊!”

長孫無忌和房玄齡都嚇了一跳,要是那隻黃皮子把陛下傷了怎麼辦!

“無妨!”

李二看著皮卡丘,隻覺得此物雖然詭異,但卻長得十分可愛。

“父皇,您摸摸看,如果真是妖獸,李恪甘願受罰,但我大唐因為偏見,失去一大助力!正所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希望父皇明察!”

李二伸手摸了摸皮卡丘的臉蛋,後者雖然心中不快,但清楚眼前的中年男人關係著主人的身家性命,立馬開始撒嬌賣萌。

“好!好一個皮卡丘啊!比皇後養的那些禦貓還要好玩!”

李二龍顏大悅,笑著說道:“給朕引道天雷看看!”

皮卡丘依舊撒嬌賣萌,但好像聽不懂對方的話一樣。

李二皺著眉頭問道:“袁天罡!神獸為何不聽朕的指令?”

李二皺著眉頭問道:“袁天罡!神獸為何不聽朕的指令?”

袁老道一聽李二心中不爽,立刻跪下回答:“陛下!神獸乃是雷電法王贈予吳王殿下!自然要由他來幫忙指揮,吳王殿下是陛下的子嗣,忠心更不必說!”

李二問言大喜,“冇想到我這逆子還有如此奇遇!你試著指揮它!”

“謹遵父皇旨意!”李恪打了個響指,皮卡丘從李二懷中跑了下來,“請父皇和各位大人移步宮外!”

李二帶頭,長孫無忌,房玄齡,王德和李君羨緊隨其後,來到了宮外,大片空地上,等待著皮卡丘的精彩表演。

隻劈斷一棵小樹,明顯不能滿足他們的好奇心。

“請各位保持距離,以免神獸誤傷,長孫大人您這邊請!”

長孫無忌總覺得李恪這小子有詐,但看著興致勃勃的李二,他也不敢掃興,隻能照做。

“好了,表演開始!雷來!”

李恪指向長孫無忌,皮卡丘狡黠的小眼神盯向對方。

“皮卡!”

“轟隆!”

一道驚雷落下,直接劈在了長孫無忌身上!

“輔機!”

“長孫大人!”

李二等人哪裡敢上前,隻見長孫無忌剛纔站的地方冒著黑煙。

“你這個逆子!竟然殺了輔機!”

見李二勃然大怒,李恪心中明白,他和長孫無忌的地位相差還是太大,如果對方真的死了,李二會毫不猶豫地殺了他給朝堂一個交代!

“咳咳!陛下,微臣冇事!”

長孫無忌的聲音傳來,當朝司空哪裡還有剛纔雍容華貴的樣子,身上的衣服都被劈的稀爛,臉上掛著泥土。

“輔機,你冇事就好!逆子,看我不關你緊閉!”

李二關心之情一覽無餘,長孫無忌心中一暖,看來陛下還是心向自己啊!

“父皇贖罪,我與神獸配合略顯生疏,稍加磨合,以後必定能為我大唐建功立業!”

李恪看向長孫無忌更是恭敬無比,“長孫大人抱歉了,要不咱們再試一次,我保證不會出現意外!”

還來?

還來?

長孫無忌隻覺得腿都軟了,嘴上推脫道:“不必了!吳王殿下乃是我大唐奇才,我相信隻是磨合不夠!假以時日妖獸,哦不,神獸一定能幫助我大唐蕩平周邊!”

再試一次,長孫無忌可怕自己冇命,何況李二已經見識到了皮卡丘的實力,眼神中滿是驚喜,自己已經性命無憂,這個時候還追究李恪,必定會引起陛下的不滿。

“還不快謝過輔機?”

“多謝長孫大人!”

李恪和長孫無忌兩人目光相對,一老一少都知道梁子在此結下,根本不會輕易結束!

“李恪,皮卡丘聽封!”

李二話音剛落,李恪雙膝跪地,皮卡丘也學著主人的樣子,很是可愛。

“朕今日冊封皮卡丘為雷電法王!李恪負責監管!”

“皮卡!皮!”

李恪苦笑一聲,冇想到自家的電氣鼠倒是先混到了官位。

“父皇!神獸日常也要花銷,何況咱們封官總要來點實際的,俸祿呢?”

李二有些無語,這個逆子,還真是不放過任何扣縫子的機會!

“俸祿與你的賞銀一樣!由內宮長孫皇後統一發放!”

房玄齡此時已經明白過來,李二根本不打算追究吳王殿下,人家畢竟是父子,李恪還進獻了神獸,有功無過。

“恭喜吳王殿下為我大唐獲此神獸!”

房玄齡上前示好,倒是出乎李恪的意料,看來房謀杜斷,這位邢國公果然城府極深,既然搞不倒自己,不如緩和關係。

“多謝邢國公!”

“不客氣,不客氣!”

李二見房玄齡識趣,長孫無忌也張口不言兒子被打的事情,心情輕鬆不少。

“既然冇什麼事了,大家早點回去吧!輔機,你留一下!”

“遵命!”

李恪和房玄齡離開,後者還是主動開口:“吳王殿下,小兒房遺愛現在還臥病不起...還請您幫忙醫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