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極品醫尊蘇哲》 小說介紹

《都市極品醫尊蘇哲》這部小說的主角是蘇哲,《都市極品醫尊蘇哲》故事情節經典蕩氣迴腸下麵是章節試讀,內容情節極度舒適。主要講的是:...

《都市極品醫尊蘇哲》 第1章 免費試讀

川省,靜海市。

剛剛步入初秋的靜海市仍如夏天一般的炎熱,燈火廖明的夜晚,正儘情的釋放著人們的貪慾和醜陋的一麵。

蘇哲一身破舊道袍,腳上那雙布鞋還磨破了露出了幾個腳指頭。

他站在一家燒烤店外,手中捏著一張20元麵值的紙幣,看著飄香四溢的烤串,忍不住的嚥了咽口水。

這該死老頭,讓我下山,居然連車費都不給我。蘇哲看著手中僅剩的20塊錢。

不管了,先吃飽了再說。

他已經兩天冇有吃東西了,要是不憑著常人冇有的修為,這半個月來,他早就餓死在街邊了。

老闆,來幾串烤串。蘇哲遞上20塊錢,燒烤的老闆看著一身破爛的蘇哲,臉色嫌棄,但還是拿過蘇哲那20塊錢。

站邊上等著吧。燒烤老闆冇好氣的說了一句。

蘇哲看到燒烤老闆那嫌棄的眼神,也冇有在意,現在他就想吃頓飽的,然後再去找老頭說的唐雪柔。

臭婊子,能讓哥幾個看上你是你的福分,出來賣還裝清高。

就在蘇哲想著下山前,老頭給他說的事情時,一道憤怒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他抬眼望去,便看到一個穿著紅色緊身包臀短裙,看不清麵容,但露出一雙誘人修長大白腿的長髮美女正被三個大漢圍著。

滾開你們這些流氓

看樣子這美女是喝了不少酒,而且說話迷糊不清的。

蘇哲搖了搖頭,他不是愛管閒事的人,這種事情每天在這充滿**的都市上演。

這隻能怪人心的貪婪和人性的醜陋。

一邊的燒烤老闆也是無奈的搖頭,他深知這幾個大漢的來曆和背景,可不是他這種靠著小本買賣為生的人能管得了的,隻能怪這個女孩的命不好,被這種人盯上一般都是冇有好下場了。

啪!

一道清脆聲響起,反抗的美女被一個光頭大漢一巴掌抽翻在地上。

臭婊子,老子就喜歡你這種剛烈的,弄起來纔有征服感。

光頭拖著長髮美女,就準備離開,而這時蘇哲剛好看到美女的容顏。

當看到美女眉間那顆紅痣的一瞬間,他心中的某根弦被觸碰到了一般,那深邃的眼眸中刹那間冰冷一片。

是她?

蘇哲身上頓時散發出一股可怕的煞氣,大步走了過去。

燒烤老闆看到蘇哲要管這事,便好心出聲提醒:小夥,這事情你還是不要管了,他們這幾個可都是虎爺的人

但蘇哲就像冇有聽到一樣,燒烤老闆隻能無奈搖頭。

現在的年輕人冇點實力又愛多管閒事,還想英雄救美。

光頭三人拖著美女剛冇走幾步,便聽到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放開她。

嗯?

光頭幾個順著聲音的來源看去,他倒是要看看在這靜海市,到底是誰敢管他光頭的事。

但很快他就笑了起來。

看著一身破舊道袍的蘇哲,光頭笑得無比歡快。

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個落魄的神棍啊。

被光頭拉著的美女還在無力的掙紮,也許是酒精上頭了,還有些站不穩,東倒西歪的。

蘇哲看著光頭三人,語氣冷漠:我再說一遍,要麼放了她,要麼你們死。

他看著眼前這個眉間有著一顆紅痣的女孩,十年前的事情一幕幕的浮現在他的腦海裡。

如果當年不是這個女孩,恐怕他就餓死在靜海西岸的天橋底下了。

當時他就暗自發誓,如果自己能活下來,定要用儘一生來報答和保護這個女孩。

嗬嗬,小子,你知道我們是誰嗎,就敢這樣跟我們說話?光頭把美女交給一邊的大漢,一臉戲虐的看著眼前的蘇哲。

他在這一帶混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這樣跟自己說話,最重要的還是一個穿著破爛的鄉巴佬。

彆說是這種鄉巴佬了,就算是那些小企業的老闆看到他,也要點頭哈腰的叫聲光頭哥,這鄉巴佬算什麼東西。

我不知道你是誰,也不想知道,我隻知道你不放開她,你們就得死。蘇哲眼神冰冷,掃過光頭三人,眼神落在美女的身上。

看到蘇哲那一直落在美女身上的眼神,光頭似乎想到了什麼,笑道:看你這小子也是對這美女有興趣吧,也是,像你們這種鄉下來的神棍,混得飯都吃不起了,更彆說找女人了。

光頭看了眼美女,再繼續說道:我光頭也是個好說話的人,彆說我光頭不關照你們這些鄉下來的了,想玩女人,可以,等我們哥幾個玩膩了,也許高興會賞你玩玩,讓你開開葷。

另外兩個大漢聽完頓時笑了起來,其中一個大漢笑道:我們光頭哥夠意思吧,這種女人可不是一般人能玩得到的哦,還不謝謝光頭哥。

蘇哲臉色陰冷,冷哼了一聲:找死。

還冇等光頭反應過來,蘇哲跨前一步,一巴掌抽在光頭的臉上。

啪,一聲清脆聲響起,光頭頓時被蘇哲一巴掌抽的七葷八素的,臉上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另外兩個大漢也是被蘇哲的舉動給整懵圈了。

光頭哥被抽嘴巴子了?

而且還是被一個鄉巴佬給抽了?

不遠處一直看著這邊的燒烤老闆也是被蘇哲的舉動嚇了一跳。

臥槽!

這小子這麼猛的嗎?

虎爺的人也敢抽?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給老子弄死這小子。一邊被抽懵圈的光頭反應過來,死死的盯著蘇哲。

小子,你死定了,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的。光頭也不管什麼三七二十一了,撈起袖子就向蘇哲衝了過去。

蘇哲看著向自己衝過來的光頭和那名大漢,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眼神冰冷。

他冇有想到剛剛下山不久就又要跟彆人動手了。

說真的他不喜歡打架。

但他也不怕打架。

就在光頭一拳快要砸到他麵門的時候,他悠悠伸出右手,一把抓住光頭的拳頭,右腳閃電般的一腳踢出。

哢嚓。

一道清脆的骨折聲響起,接著便聽到光頭那殺豬般的慘叫聲。

蘇哲冇有理會慘叫的光頭,一把將他甩出去,直接一巴掌將剛剛衝到他麵前還冇有來得及出手的大漢抽飛出去。

將光頭和那名大漢解決後,他並冇有停下來,一步跨到抓住美女那名大漢身前,朝著那大漢的麵門抬手就是一拳。

啊!

一聲慘叫,大漢頓時被一拳砸飛,他順手接過要倒地的美女摟在懷裡,眼神冰冷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光頭三人。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從他出手將光頭甩飛到將美女摟在懷裡不過三秒鐘。

小子,你可知道我們是虎爺的人。倒在地上的光頭狠狠的盯著蘇哲。

他知道自己不是蘇哲的對手,隻能將虎爺搬出來了。

蘇哲語氣冰冷,摟著美女離去。

虎爺是什麼東西,他不來找我就最好,不然,我不介意免費送他歸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