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影後她A爆了》 小說介紹

小說《離婚後影後她A爆了》主角是夏晚晚慕千辰,《離婚後影後她A爆了》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第三人稱的寫作視角,帶來極佳閱讀體驗:夏晚晚哂笑:“不用,我已經和慕總離婚了,以後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慕千辰看著她輕描淡寫的訴說著離婚的事,心裡如被壓了一塊石頭,喘不過氣。...

《離婚後:影後她A爆了》 第3章 免費試讀

夏晚晚用力的掰開他的手,冷道:“我去哪兒好像和慕總冇有什麼關係吧。”

“你走可以,小寶得留下。”慕千辰將小寶拉到自己跟前。

夏晚晚怒斥:“慕千辰,把小寶還給我。”

“小寶是我兒子。”慕千辰怒聲提醒,其實他隻是想告訴她,他們這輩子都不可能撇清關係。

可在夏晚晚麵前,他總是不能很好的控製自己的情緒。

這一句‘小寶是我兒子’,徹底讓夏晚晚的情緒爆發,她目光森冷的看著慕千辰,一字一句冷道:“你兒子?這五年你有看過他一眼嗎?有關心過他嗎?當他吞下一整瓶安眠藥的時候,你在哪兒?在做什麼?”

回想那晚,自己看著已經奄奄一息的小寶無助的給他打電話時,他絕情的口吻,令夏晚晚記憶猶新,此刻心裡除了恨,與彆無其它。

看著她心死絕望的模樣,慕千辰的心被狠狠地刺了一刀,他知道自己狠狠地傷害這個曾經愛自己如命的女人。

可他留下小寶,不過也隻是想將她留下而已。

“對不起。”

夏晚晚冷嗤一聲:“慕總要真覺得對不起我,那以後請離我遠點兒。”

夏晚晚牽著小寶的手,剛走兩步,好似想到了什麼,回頭衝著張某微笑道:“張導,我隻演女一。”

言外之意:女二冇得商量。

張某此時也很是為難,作為導演,當然希望找適合角色的演員來演。

可吳夢瑤和慕總的關係,整個圈的人都知道,他這也不太好得罪。

張某有些為難的看向吳夢瑤。

“晚晚,如果……”吳夢瑤捂著胸口,一副很是難受的模樣,低吟著說道:“如果……如果你想要女一的角色,我可以……可以……”

話還冇有說完,吳夢瑤無力的癱在了地上。

“夢瑤!”慕千辰緊張的大步走到吳夢瑤跟前,將她抱進了懷裡,語氣很是溫柔道:“夢瑤,你怎麼樣?”

“冇事的,就是胸口有些疼。”吳夢瑤低吟。

“千辰,你彆管我,晚晚好不容易找到了,你好好跟她說說話,讓她彆在生你的氣了。”

“你彆說話了,我這就送你去醫院。”慕千辰將吳夢瑤抱了起來,在路過夏晚晚跟前時,稍停頓了一下,想說的話又嚥了回去,最後大步的離開了。

吳夢瑤靠在慕千辰懷裡,目光卻瞟向了一旁的夏晚晚,伸手直接摟住了慕千辰的脖子,看上去很是親密。

夏晚晚看著慕千辰抱著吳夢瑤離開的背影,嘴角勾起自我嘲諷的笑。

就這一幕,這五年都不知道上演了多少回。

真是,他們演不厭,她這個看客都看厭了。

“媽咪!”小寶輕輕的拉了拉夏晚晚,很是心疼的看著她。

爹地真是壞死了,又把媽咪一個人留下。

討厭爹地,討厭爹地。

夏晚晚若無其事的笑了笑:“媽咪冇事,走吧小寶,我們回家。”

……

夏晚晚帶著小寶回了公寓,這間公寓是她和慕千辰緣分的開始。

那年她十五歲,為了不受父母的管製,她便自己偷偷買了公寓,自己搬了出來。

她清楚的記得那晚,放學後,她一個人走在回公寓的路上,突然之間竄出來一個人,身上都是血,將她嚇得不輕。

“救我!”

就這一聲,夏晚晚便冒著險將人扶回了公寓,當時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後來想想,這大概就是緣分。

慕千辰昏迷了十五天,她整整照顧了他十五天,這十五天裡,少女情愫一點一點萌生。

看著外貌俊朗的慕千辰,特彆是醒來後,衝著自己那微微一笑,徹底的讓她淪陷了。

如果當初不將他帶回公寓該多好,那她就不會愛上他。

如今也不會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不堪。

冇想到這間她不願意踏進的公寓,竟然成了她和小寶目前唯一的安身之所。

簡單的做了個晚餐,吃過後給小寶洗完澡的夏晚晚正準備給自己經紀人艾倫打電話時,艾倫的電話便打了過來。

電話一通,電話那頭的艾倫便劈頭蓋臉的一頓大罵。

“我說夏晚晚,你是不是有些不知好歹了,張導都來了電話,說讓你參演女二號,你還不同意?當初可是你自己要放棄女一的,你到底要哪樣?”

真是的演技這麼爛,還這麼作妖。

真不知道一個不受寵的慕總夫人,是哪兒來的底氣作威作福的。

夏晚晚語氣平靜,不疾不徐道:“我現在覺得女一的角色適合我,我不想讓給彆人了。”

“不是……夏晚晚你是不是覺得娛樂圈都是你家開的?你想演就演,不想演就不演?愛演不演,就這個角色。”艾倫怒斥。

夏晚晚勾了勾嘴角,一字一句緩緩說道:“艾倫,你彆忘了,當初我們簽下的合同,我可是投資了百分之十的股份,若是你覺得冇有合作的必要,那我們就好聚好散吧,我撤資走人,我想應該會有很多人願意跟我合作的。”

艾倫氣的差點一口氣冇有提上來,可是想到百分之十的股份,又隻能生生的將怒火壓下。

“等著,我再跟張導和王製片商量一下,如果實在不行,我再給你看看有冇有其他劇本女

一的角色。”說完,艾倫便氣沖沖的掛了電話。

夏晚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放下手機,夏晚晚正要去洗漱休息,便聽見了。

叩!叩!叩!

急促的敲門聲。

她也冇有在意,起身去開門,她以為是物業上門詢問情況了,因為剛剛中午的時候物業就有給她打電話。

慕千辰?

夏晚晚看著站在門口的慕千辰,她毫不猶豫的將門關上,可還是晚了一步。

慕千辰手用力的抵在門上:“夏!晚!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