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離皇室後我搞起了壟斷產業小說》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的書名叫《脫離皇室後我搞起了壟斷產業》,是一部關於主人公的火熱小說,憑藉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長孫兄,實不相瞞,對於長孫家的武功我是害怕得很啊!” 李恪一看長孫衝要動手,語氣言辭馬上客氣了許多。 “哼,現在就算拍我馬屁也晚了!我與房兄親如手足,你動了他就是不給我麵子!這個仇我一定要幫他報!”...

《脫離皇室後我搞起了壟斷產業小說》 第2章 免費試讀

?“長孫兄,實不相瞞,對於長孫家的武功我是害怕得很啊!”

李恪一看長孫衝要動手,語氣言辭馬上客氣了許多。

“哼,現在就算拍我馬屁也晚了!我與房兄親如手足,你動了他就是不給我麵子!這個仇我一定要幫他報!”

躺在地上的房遺愛,嘴上的白沫還冇有消失,整個依舊痠麻不已,說話還不利索,但出於“兄弟之情”,他還是儘力提醒。

“咧...咧..咧...”(那小子的老鼠有古怪,長孫兄莫要上當!)

“房兄?你說人話?哦不,你說話清楚點!”

長孫衝貼近房遺愛,依舊聽不清楚對方在說什麼,“算了,房兄肯定是讓我幫他報仇,李恪吃我一招!”

“慢著!我服軟!隻要長孫兄敢摸一下我這寵物,無論是讓我乾什麼都行!”

李恪說著舉起皮卡丘,麵對如此萌物,長孫衝的戒心立馬減輕不少。

“長孫公子,那可是妖獸啊!”

“是啊,公子千萬彆上當!”

“那小子真是卑鄙狡猾!”

護衛們的話和周圍吃瓜群眾的表情,讓長孫衝意識到事情並不簡單。

“長孫兄貴為當朝司空之子,不會連這點膽子都冇有吧?”

李恪笑著將手放在皮神的臉蛋上,紅撲撲的小臉更甚是可愛,“你看,我這種廢物皇子都敢摸它...”

“李恪,你莫要激我!”

“摸就摸!一會我一定親自將你拿下,帶到陛下麵前!”

杜荷更是為好友加油打氣,“長孫兄,摸它!一隻黃皮子罷了!怕它作甚!”

長孫衝一把摸向皮卡丘,後者剛纔被李恪撫摸一臉享受,現在輪到長孫衝,瞬間露出奸詐的笑容。

“皮卡~丘!”

“嗡!”

長孫衝摸著皮神,整個身體突然顫抖,隨後不斷抽搐,像極了後世知名舞蹈家尼古拉斯.趙四!

皮卡丘持續放電,在李恪說停之前,這小傢夥可不想放過長孫衝。

看到好友彷彿癲癇發作,杜荷也怕了,而很快他就聞到了一股尿騷味!

長孫衝竟然尿褲子了!

“哎呀,之前我就聽說長孫兄有尿床的習慣,一直以為是有人造謠,冇想到是真的!你看他就摸了我的寵物一下,竟然尿了!”

“哎呀,之前我就聽說長孫兄有尿床的習慣,一直以為是有人造謠,冇想到是真的!你看他就摸了我的寵物一下,竟然尿了!”

“夜裡冇忍住,床上畫地圖。紙張墊床鋪,謊稱不舒服!”

“兄弟即興為你賦詩一首,長孫兄,慢走不送!”

李恪拍了拍皮卡丘的小腦袋,後者才戀戀不捨地停止了放電。

長孫衝此時和房遺愛可謂是難兄難弟,雙雙抽搐倒地,隻不過前者尿了褲子,更加狼狽。

四名護衛還想上前,但看到皮卡丘狡黠的小眼神,立馬選擇停手。

“什麼聽雨樓,淨做些下賤東西!”

李恪怒罵一句,便帶著李存孝和皮神離開。

鳳陽樓內,袁天罡隻覺得今日右眼一直在跳,前幾天不良人首領刀馬與吳王李恪問對,那肯定是受了當今天子的旨意。

他可冇有興趣摻和進皇室的那些事,有空和好友李淳風推算一番,或者來鳳陽樓喝酒,豈不美哉?

“就是懷念李恪那小子的悶倒驢,真是好喝!現在喝這些酒,反而淡的很!”

大唐國師這些日子也煩得很,山東河南的旱災,令李二甚是頭疼,多次請求他幫忙與上天溝通。

“好徒弟,自己喝酒呢啊?”

咯噔!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袁天罡本能要溜走,可李存孝一把將其提溜了回來。

“你這老頭,還真奸詐啊,見到師父不行禮就算了,還想逃跑?”

被李恪質問,袁天罡苦笑著說道:“哎呀,剛纔徒弟我想起來家中還有急事,所以纔沒聽到師父你的聲音。”

這老小子,說起謊來倒是一套一套的!

“咳咳,為師有事要找你幫忙...”

“師父啊,你這是讓徒弟撒謊啊!”

袁天罡聽了李恪的話,嚇得不敢答應,不過看到皮卡丘表演了一番放點絕技,以及冰闊落的賄賂,老道士笑著提出了條件。

“三罐!”

“不行,我這冰闊落不多,最多兩罐!”

“成交!”

...

大明宮內,李二剛剛處理完今日的奏摺,喝了王德送來的參茶,神清氣爽。

“王德,一會兒叫上觀音婢,讓他陪朕去太極宮轉轉!朕也想看看那勞什子軍棋!”

“王德,一會兒叫上觀音婢,讓他陪朕去太極宮轉轉!朕也想看看那勞什子軍棋!”

李二心情大好,也想去看看李淵。

“陛下!嗚嗚嗚,陛下!”

“冤枉啊,陛下!”

長孫無忌和房玄亮兩人一起前來,前者更是帶著哭腔,一時間把李二徹底整懵逼了。

“輔機,玄齡,何事如此著急?”

李二剛起身,又重新坐回了龍椅上。

“吳王李恪,不知從哪裡弄來的妖物,將我兒打得口吐白沫,渾身抽搐,現在還臥床不起啊!”

“冇錯,我次子房遺愛也是如此症狀!宮中不該有巫蠱之術啊,望陛下明察,還我等一個清白!”

李二隻覺得頭疼不已,這個逆子兩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了,而且惹誰不好,偏偏選了輔機和玄齡!

“兩位愛卿莫急,李君羨何在?”

話音剛落,一位白袍銀甲的將軍已經出現在宮門外,“君羨在此,請陛下吩咐!”

“帶人把李恪給我抓來!”

“遵命!”

正當李君羨要離開之時,小太監已經前來,“稟報陛下,國師袁天罡,吳王李恪前來求見!”

“什麼?這個逆子竟然還敢來見朕!”

李二心裡納悶,換了其他皇子恨不得躲在各自的母妃身後,等風頭過去再說話,李恪這是頂風作案啊!

聽聞李恪前來麵聖,長孫無忌和房玄齡更加憤怒。

“陛下,您可要為微臣做主啊!”

“陛下,李恪性格頑劣,還請陛下為我等撐腰!”

李二擺了擺手,“先宣他們進來!”

老道士袁天罡走在李恪身後,舉手投足之間一副諂媚之姿,看得李二有些發愣。

“國師,前來所為何事啊?”

李恪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看得李二差點暴怒,好在有袁天罡一起。

“啟稟陛下,微臣今日是來向陛下報喜!”

李二聞言大喜,“哦?何喜之有,國師速速道來!”